ENGLISH|欢迎光临!
K8凯发一次清理收费上万元 一些年轻人俯身做保洁
2024-02-08

  K8凯发不做传统保洁行业的“游击队”和“钟点工”,这届年轻人做保洁,主打“专业”和“口碑”。有别于“家政阿姨”,他们一般5人团队身穿统一服装,拿着大包小包的专业设备,进入房间“大扫除”。

  处理过堆满杂物与垃圾的阳台、油污几厘米厚的厨房、老鼠窝……“这是勇敢者的‘游戏’”。一位90后从业者说,很多“奇葩”房型的清洁需要极高的专业度。在她看来,“这一行或许不能让你挣大钱,但只要家政需求存在,基本上不会赔钱”。

  “保洁”是众多家政消费场景中的热门项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22年中国消费者使用家政服务的场景中,64.8%的消费者选择家居保洁。极大的需求不断推动行业在细分领域的创新与升级。

  年轻人探索“体力活”在社交媒体上火了一拨儿又一拨儿,一群人厌倦了格子间惨白的灯光和烦琐的人际交往,希望从事靠双手养活自己的简单工作。当他们俯身进入“吉祥三保”之一的保洁行业,会带来怎样的革新?

  豆瓣网友“茉茉苟头”2022年9月13日裸辞正式进入保洁行业。3月16日,她重回公司所在园区的写字楼,只不过不是办公,是做保洁——帮一个退租的老板打扫办公室,去除100平方米的胶。

  “活儿很简单,钱也好挣,老板人很大气。”干活儿的间隙,“茉茉苟头”偷瞄了几眼其他有人办公的公司,“还是不喜欢,离职一点儿都不后悔”。

  “茉茉苟头”笑称自从进入深度保洁行业,自己的容貌焦虑也消失了。她说,“这个行业很公平,只看你活儿干得干不干净,不看你长得是什么样子”。

  体力活也是一项健身运动。“茉茉苟头”说:“抹墙、拖地、擦柜子其实发力部位不同,为了胳膊省力一点儿,还可以用核心力量,这样腹部也锻炼到了。但实话讲,真的很累。”让她坚持下来的是这份职业的随机性K8凯发,“自由不受限”,她有更多的时间和工作之外的世界产生联系。

  “被前公司裁员后,对数据深恶痛绝,再也不想过天天对着电脑掉头发一天不说几句话的生活了,于是无缝衔接去做保洁。”张琴(化名)觉得保洁工作让自己逃离精神内耗,“虽然工作结束之后会累得不太想说话,但工作的时候很投入,内心很平静,而且处理掉没见过的污渍会很有成就感”。

  前不久,张琴偶然又做了一天脑力劳动。“孤单、烦躁、无助的感觉又袭击了我。”这让她坚定地继续选择干保洁。

  收入方面,张琴说:“公司包吃包住包接送,虽然常常要等车,但生活成本可以说很低了,这份工作还是可以攒到一些钱的。”

  对于一些90后创业者而言,深度保洁领域也在首选之列。2021年,31岁的杨春美怀孕了,生产之后的她发现30多岁的女性重回职场并不容易。

  “重新找工作,有可能会被95后‘吊打’。”杨春美极力寻找陪伴孩子成长和不做全职太太之间的平衡点。

  “平时我会找保洁,但是总感觉服务不到位,哪怕我给再多的服务费,都没有办法达到我想要的标准。”杨春美发现了深度清洁细分市场的空缺。在她看来,家政行业是朝阳产业,人口越多,需求越旺盛多元。传统的保洁服务已经不能满足居民对美好生活的精细化追求。

  她尝试创办了“马俐管家”家政公司,从事深度清洁的工作,同名账号在B站迅速走红。

  杨春美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导演系,她毕业那几年正是传统媒体受新媒体冲击最严重的一段时期,阴差阳错,她从事了公众号运营的工作。这也是“马俐管家”账号同步诞生的原因之一。

  “真·蟑螂快乐屋,仅外卖垃圾就装了17袋”“人类清洁的上限,摄影小哥含泪剪完,一天没吃下饭”“给你5万元,在这住一个月,你敢吗”这些视频的播放量均在百万甚至上千万,这类沉浸式深度清洁视频被观众称为“强迫症的福音”“焦虑症患者的解压良药”。

  “我们只是即时地把清洁的过程展现出来。”对于杨春美而言,清洁本身就是解压的窗口。她经常和团队的小伙伴一起出任务:“从服务开始到结束,整个人精神都是兴奋的。我比较喜欢把一个像工地一样乱糟糟的地方规整到井然有序。”

  大程是最受B站观众喜欢的卫生清理师之一。2021年他从军队退役后,加入“马俐管家”团队。“小伙很帅,既有外形又有个性,穿着也很讲究,很有想法。”杨春美说他就是“下班之后谁还能认识我”的典型代表,“他身上没有丝毫‘苦力工作者的气息’”。

  杨春美觉得,干保洁的年轻人身上都有一个共通点——有一股“坚韧又善良”的劲儿。她说:“深度保洁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事情需要我们俯下身去干,也需要积极坚韧地解决问题。”

  “我要花一些时间解释为什么收费贵。”“茉茉苟头”常和客户讲,“日常保洁没必要叫我,叫时薪50元以下的阿姨就好了,难搞的卫生请叫我。”

  “马俐管家”按房间大小收费,每平方米20元到100元不等,“客单价高的时候,一次深度清洁会上万元。”

  “我们这一行确实很累。”杨春美坦言,即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入家政行业,但招聘仍然是个难事,“每招一个人我要花1-2个小时说清楚‘我要干什么,你是来干什么的’”。

  传统家政大部分按小时服务,服务者相对年纪会比较大,准入门槛较低。“有可能就是一个阿姨带着另一个阿姨去做了一套房子之后,就可以进行独立接单了。”杨春美认为,“准入门槛低就意味着低价,如果定高价,就意味着‘你一定要是专业的’。”

  “我们至少要花5-7天的时间对新人进行岗位培训。包括清洁的技能、一些注意事项以及工具的使用。后面也会讲到一些收纳的理论、技巧。”后续,会要求新人上手实操,对5-10套房子进行模拟打分,只有打分过关才能进入下一套房型。“一般来说,一个新人在15-20天左右才能达到专业的卫生管理师的要求。”

  “清洁是有力量的。”随着对行业的理解不断深入,杨春美认为与其说他们从事的是保洁工作,不如说这是在进行“家庭卫生管理”。

  杨春美回忆遇到的“最难搞”的客户之一——张爷爷。他是一个重度咽炎患者,一直吐痰,地面和台面都已经“包浆”,家里老鼠“环绕”。

  起初,张爷爷很抗拒,他不愿自己的生活环境被打扰,在儿子的坚持下,房间的清洁还是做了。“爷爷整个人都惊了,他没有想到可以做到这么彻底。”

  以前他家的房门是没有上锁的,杨春美最近一次去看他的时候,发现房门已经上了密码锁。“爷爷也认同,老伴儿走了多年以后,这里终于像个家了。”

  “我们确实改变了他的生活习惯和理念。”在杨春美看来,“当他处于那样的一个‘摆烂’的生存环境里,生活状态也会‘摆烂’。但是,当我们把房间收拾出来之后,通透明亮的环境会不自觉地引导居住者往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去走”。

  这就是杨春美所信奉的“清洁的力量”。房屋清洁,清理的不只是房间,也是为顾客提供另一种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由于中国社会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加之二孩政策、三孩政策的推行,大量潜在的家政服务需求被创造。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家政服务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2776亿元上升至2021年的10149亿元,增长近4倍,并将延续增长趋势,预计到2023年将增至11641亿元。”其调研数据还显示,2022年超过五成消费者通过线上渠道匹配到家政服务人员。家政雇主用户需求的线上化倒逼着家政服务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运营、数字化获客、智能客服等线上功能将得到快速推进。

  在小红书、豆瓣、B站等平台上,越来越多的家政品牌开始通过社交平台的“内容运营”获客。

  “我们可以通过运营获取流量,将品牌宣传出去。”杨春美介绍,“张爷爷那一期上线后,大家对我们的清洁剂很感兴趣。上架了相关产品,一觉醒来卖了2000多套,销售额增长远超线下服务”。

  除了“流量获客”之外,清洁内容被年轻人关注之后,对保洁职业的刻板印象也逐步被改变。在评论区K8凯发,很多观众夸赞这帮年轻人“能干”。

  随着产业规模持续扩大,中国家政行业营收占全国GDP比重持续增长,吸纳就业能力日渐强大,2021年从业人员数量已达3760万人。

  “市面没有一个能够培训你去做家政、让你上手的‘师傅’,这些都是靠我们自己摸索。”杨春美说,目前基本是由资深从业者以“师带徒”的形式,在整体的人才培养和行业准入方面尚未形成规范。

  “但入行的小伙伴需要更广阔的发展前景。”杨春美说,除了清洁之外,“马俐管家”开始布局家政的其他细分领域。

  “母婴服务、养老服务、家庭服务等需求日渐增大,家政服务市场将会被极大激励,会有更多人员从事家政服务行业。”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未来这个行业将在技术和需求的双重驱动下被重塑。

  不久前,“茉茉苟头”在自己的豆瓣动态上写下:“心中有远方,哪里都能撒野。”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不做传统保洁行业的“游击队”和“钟点工”,这届年轻人做保洁,主打“专业”和“口碑”。有别于“家政阿姨”,他们一般5人团队身穿统一服装,拿着大包小包的专业设备,进入房间“大扫除”。

  处理过堆满杂物与垃圾的阳台、油污几厘米厚的厨房、老鼠窝……“这是勇敢者的‘游戏’”。一位90后从业者说,很多“奇葩”房型的清洁需要极高的专业度。在她看来,“这一行或许不能让你挣大钱,但只要家政需求存在,基本上不会赔钱”。

  “保洁”是众多家政消费场景中的热门项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22年中国消费者使用家政服务的场景中,64.8%的消费者选择家居保洁。极大的需求不断推动行业在细分领域的创新与升级。

  年轻人探索“体力活”在社交媒体上火了一拨儿又一拨儿,一群人厌倦了格子间惨白的灯光和烦琐的人际交往,希望从事靠双手养活自己的简单工作。当他们俯身进入“吉祥三保”之一的保洁行业,会带来怎样的革新?

  豆瓣网友“茉茉苟头”2022年9月13日裸辞正式进入保洁行业。3月16日,她重回公司所在园区的写字楼,只不过不是办公,是做保洁——帮一个退租的老板打扫办公室,去除100平方米的胶。

  “活儿很简单,钱也好挣,老板人很大气。”干活儿的间隙,“茉茉苟头”偷瞄了几眼其他有人办公的公司,“还是不喜欢,离职一点儿都不后悔”。

  “茉茉苟头”笑称自从进入深度保洁行业,自己的容貌焦虑也消失了。她说K8凯发,“这个行业很公平,只看你活儿干得干不干净,不看你长得是什么样子”。

  体力活也是一项健身运动。“茉茉苟头”说:“抹墙、拖地、擦柜子其实发力部位不同,为了胳膊省力一点儿,还可以用核心力量,这样腹部也锻炼到了。但实话讲,真的很累。”让她坚持下来的是这份职业的随机性,“自由不受限”,她有更多的时间和工作之外的世界产生联系。

  “被前公司裁员后,对数据深恶痛绝,再也不想过天天对着电脑掉头发一天不说几句话的生活了,于是无缝衔接去做保洁。”张琴(化名)觉得保洁工作让自己逃离精神内耗,“虽然工作结束之后会累得不太想说话,但工作的时候很投入,内心很平静,而且处理掉没见过的污渍会很有成就感”。

  前不久,张琴偶然又做了一天脑力劳动。“孤单、烦躁、无助的感觉又袭击了我。”这让她坚定地继续选择干保洁。

  收入方面,张琴说:“公司包吃包住包接送,虽然常常要等车,但生活成本可以说很低了,这份工作还是可以攒到一些钱的。”

  对于一些90后创业者而言,深度保洁领域也在首选之列。2021年,31岁的杨春美怀孕了,生产之后的她发现30多岁的女性重回职场并不容易。

  “重新找工作,有可能会被95后‘吊打’。”杨春美极力寻找陪伴孩子成长和不做全职太太之间的平衡点。

  “平时我会找保洁,但是总感觉服务不到位,哪怕我给再多的服务费,都没有办法达到我想要的标准。”杨春美发现了深度清洁细分市场的空缺。在她看来,家政行业是朝阳产业,人口越多,需求越旺盛多元。传统的保洁服务已经不能满足居民对美好生活的精细化追求。

  她尝试创办了“马俐管家”家政公司,从事深度清洁的工作,同名账号在B站迅速走红。

  杨春美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导演系,她毕业那几年正是传统媒体受新媒体冲击最严重的一段时期,阴差阳错,她从事了公众号运营的工作。这也是“马俐管家”账号同步诞生的原因之一。

  “真·蟑螂快乐屋,仅外卖垃圾就装了17袋”“人类清洁的上限,摄影小哥含泪剪完,一天没吃下饭”“给你5万元,在这住一个月,你敢吗”这些视频的播放量均在百万甚至上千万,这类沉浸式深度清洁视频被观众称为“强迫症的福音”“焦虑症患者的解压良药”。

  “我们只是即时地把清洁的过程展现出来。”对于杨春美而言,清洁本身就是解压的窗口。她经常和团队的小伙伴一起出任务:“从服务开始到结束,整个人精神都是兴奋的。我比较喜欢把一个像工地一样乱糟糟的地方规整到井然有序。”

  大程是最受B站观众喜欢的卫生清理师之一。2021年他从军队退役后,加入“马俐管家”团队。“小伙很帅,既有外形又有个性,穿着也很讲究,很有想法。”杨春美说他就是“下班之后谁还能认识我”的典型代表,“他身上没有丝毫‘苦力工作者的气息’”。

  杨春美觉得,干保洁的年轻人身上都有一个共通点——有一股“坚韧又善良”的劲儿。她说:“深度保洁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事情需要我们俯下身去干,也需要积极坚韧地解决问题。”

  “我要花一些时间解释为什么收费贵。”“茉茉苟头”常和客户讲,“日常保洁没必要叫我,叫时薪50元以下的阿姨就好了,难搞的卫生请叫我。”

  “马俐管家”按房间大小收费,每平方米20元到100元不等,“客单价高的时候,一次深度清洁会上万元。”

  “我们这一行确实很累。”杨春美坦言,即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入家政行业,但招聘仍然是个难事,“每招一个人我要花1-2个小时说清楚‘我要干什么,你是来干什么的’”。

  传统家政大部分按小时服务,服务者相对年纪会比较大,准入门槛较低。“有可能就是一个阿姨带着另一个阿姨去做了一套房子之后,就可以进行独立接单了。”杨春美认为,“准入门槛低就意味着低价,如果定高价,就意味着‘你一定要是专业的’。”

  “我们至少要花5-7天的时间对新人进行岗位培训。包括清洁的技能、一些注意事项以及工具的使用。后面也会讲到一些收纳的理论、技巧。”后续,会要求新人上手实操,对5-10套房子进行模拟打分,只有打分过关才能进入下一套房型。“一般来说,一个新人在15-20天左右才能达到专业的卫生管理师的要求。”

  “清洁是有力量的。”随着对行业的理解不断深入,杨春美认为与其说他们从事的是保洁工作,不如说这是在进行“家庭卫生管理”。

  杨春美回忆遇到的“最难搞”的客户之一——张爷爷。他是一个重度咽炎患者,一直吐痰,地面和台面都已经“包浆”,家里老鼠“环绕”。

  起初,张爷爷很抗拒,他不愿自己的生活环境被打扰,在儿子的坚持下,房间的清洁还是做了。“爷爷整个人都惊了,他没有想到可以做到这么彻底。”

  以前他家的房门是没有上锁的,杨春美最近一次去看他的时候,发现房门已经上了密码锁。“爷爷也认同,老伴儿走了多年以后,这里终于像个家了。”

  “我们确实改变了他的生活习惯和理念。”在杨春美看来,“当他处于那样的一个‘摆烂’的生存环境里,生活状态也会‘摆烂’。但是,当我们把房间收拾出来之后,通透明亮的环境会不自觉地引导居住者往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去走”。

  这就是杨春美所信奉的“清洁的力量”。房屋清洁,清理的不只是房间,也是为顾客提供另一种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由于中国社会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加之二孩政策、三孩政策的推行,大量潜在的家政服务需求被创造。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家政服务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2776亿元上升至2021年的10149亿元,增长近4倍,并将延续增长趋势,预计到2023年将增至11641亿元。”其调研数据还显示,2022年超过五成消费者通过线上渠道匹配到家政服务人员。家政雇主用户需求的线上化倒逼着家政服务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运营、数字化获客、智能客服等线上功能将得到快速推进。

  在小红书、豆瓣、B站等平台上,越来越多的家政品牌开始通过社交平台的“内容运营”获客。

  “我们可以通过运营获取流量,将品牌宣传出去。”杨春美介绍,“张爷爷那一期上线后,大家对我们的清洁剂很感兴趣。上架了相关产品,一觉醒来卖了2000多套,销售额增长远超线下服务”。

  除了“流量获客”之外,清洁内容被年轻人关注之后,对保洁职业的刻板印象也逐步被改变。在评论区,很多观众夸赞这帮年轻人“能干”。

  随着产业规模持续扩大,中国家政行业营收占全国GDP比重持续增长,吸纳就业能力日渐强大,2021年从业人员数量已达3760万人。

  “市面没有一个能够培训你去做家政、让你上手的‘师傅’,这些都是靠我们自己摸索。”杨春美说,目前基本是由资深从业者以“师带徒”的形式,在整体的人才培养和行业准入方面尚未形成规范。

  “但入行的小伙伴需要更广阔的发展前景。”杨春美说,除了清洁之外,“马俐管家”开始布局家政的其他细分领域。

  “母婴服务、养老服务、家庭服务等需求日渐增大,家政服务市场将会被极大激励,会有更多人员从事家政服务行业。”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未来这个行业将在技术和需求的双重驱动下被重塑。

  不久前,“茉茉苟头”在自己的豆瓣动态上写下:“心中有远方,哪里都能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