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欢迎光临!
K8凯发济郑高铁全线贯通开启交通新生活
2023-12-09

  K8凯发12月8日,济郑高铁全线贯通运营,济南西站至郑州东站最快1小时43分钟可达。

  济郑牵手,山河相依。这条高铁是国家“八纵八横”高铁网的重要连接线,也是沿黄陆海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自此,济南和郑州两座万亿之城正式开启“1.5小时高铁圈”,山东半岛城市群与中原城市群两大经济高地和文化圣地在交通畅达的助力下紧密相拥。

  济郑高铁连接的是城市与城市,连通的则是人与人K8凯发。这条高铁线,串连着无数生动的故事,他们期盼着线路贯通,进入一个新的交通时代,迎接一种新的交通生活。

  “上午10点去,中午吃碗烩面,下午回来,晚上不耽误回家吃饭。”山东省河南商会执行会长张凤前多年来一直盼望着济南至郑州的高铁开通。

  张凤前来自河南省周口市,在济南工作20多年。因为交通不够方便,已经多年没有回郑州。每当有回郑州的机会时,都期待着能喝上一碗烩面。熬过5个小时左右的路程,下了火车第一件事就是找地方喝烩面。在他看来,这是“很河南”的家乡情怀。

  这段时间,张凤前倒数着济南到郑州高铁通车的日子,把相关的最新消息分享到商会老乡的群聊里。张凤前说,高铁通车后,他希望把业务从济南拓展到郑州,也欢迎河南的老乡来山东旅游。无论是河南老乡回郑州喝碗烩面,还是山东老乡回济南吃块把子肉,这些让人念念不忘的家乡味道里其实是浓浓的乡愁。一条高铁线,一张火车票,便利了往来,也化解了乡愁。

  22岁的王禹迪半年前刚从老家河南郑州来到山东济南。王禹迪说,当时来济南时搭乘的是绿皮火车,中间还要在徐州中转,时间挺长的。这是王禹迪第一次离开父母,在济南工作生活的这段时间,虽然想家,但是因为往返时间太长,一直没有回家看看。“我妈一天给我打三四个电话,她挺担心我的,这次济郑高铁开通我第一时间告诉了她,她特别开心。”王禹迪说。

  老家是河南安阳的王棪正在山东艺术学院读大学一年级,她回忆,当年从安阳坐火车来济南参加艺考,由于车次少,差点耽误了报名,她下了火车正赶上堵车,拦了一辆外卖小哥的车赶到考场。所以,得知济郑高铁开通,王棪特别高兴,终于可以常回家看看了。

  不只是在外的游子,济郑高铁的建设者们同样盼着全线贯通。来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李精飞,是济郑高铁山东段济南西工务段探伤介入组工人,在济郑高铁线上已经忙碌了近一年。济郑高铁开通后,他回家的路程将缩短2个多小时,他说明年春节一定要带家人坐上复兴号,感受一下自己参与检修的这条高铁线。

  与李精飞一样,盼着体验乘坐济郑高铁的还有建设者王志奔。他负责济郑高铁上国内首座跨越黄河时速350公里的无砟轨道高速、矮塔斜拉混凝土连续梁桥长清黄河铁路特大桥的巡检,是一名“桥管家”。三年春节没有回家的他,打算年底坐着自己修的高铁回一趟新乡老家,也体验一下高铁带来的“回家速度”。

  聊城西站副站长王玉美和她的同事们,以及650万聊城人也都有一个“高铁梦”。聊城位于山东西部,京杭大运河和黄河交汇于此,有“江北水城”之称。济郑高铁途经聊城,一次新增茌平南、聊城西、莘县3座车站,这条连接鲁豫两省的高铁大通道,结束了聊城不通高铁的历史。聊城西站在济郑高铁山东段四座新建高铁站中规模最大,分为济郑场和雄商场,站房总体建筑面积近5万平方米,是其他车站的总和还多。王玉美的手机里,存满了聊城西站的施工照片。在她看来,济郑高铁圆了聊城“高铁梦”,聊城就要以崭新的面貌迎接高铁时代到来了。

  生活在今天的人们经历着济郑高铁全线贯通带来的便捷,而历史上的人则在跋涉之中留下了珍贵的遗迹,在今天形成了奇妙的文化交集。

  苏轼书《醉翁亭记》刻石是郑州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之一,而在济南长清区博物馆,也有一件镇馆之宝,即苏轼撰书的《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并引》(以下简称《塔铭》)碑刻。

  郑州博物馆的苏轼书《醉翁亭记》刻石共24方,其中13方为《醉翁亭记》正文。宋元祐六年(1091年),苏轼应好友刘季孙之请,以楷、行、草三体兼用书体写成此《醉翁亭记》长卷,书成之后即被密藏K8凯发。到了明代,长卷曾为文渊阁大学士高拱所有K8凯发,并命其妹婿刘巡为之刻石。后长卷辗转落于宫中,毁于大火。清康熙年间,原刻石已漫漶不清,高拱后人高有闻便以家藏刻石旧拓翻刻,今收藏于郑州博物馆。

  长清区博物馆的《塔铭》碑刻,长83厘米、宽62.5厘米、厚12.5厘米,碑文为阴刻小楷书,从右至左22行,全文一共479字。此石刻工精细,字字清晰,无一字残损,完全保持了原有字迹的真实面貌,堪称苏轼平生所作小楷精品。苏轼是一个礼佛和至孝之人,正是出于对佛的虔诚以及对父母的敬重,使得他在书写《塔铭》时,一改平日随意洒脱的书风,用小楷非常郑重其事地写下了这篇《塔铭》。

  苏轼去世3年后,即崇宁二年(1103年)三月,宋徽宗重用蔡京。由于苏轼生前与蔡京政见不同,所以被“诏毁三苏文集”,于是苏轼在各地所书的碑刻也大多被毁,因此传世的苏碑其实多为后人重刻,绝少原刻,而楷书传世苏碑就更罕见。《塔铭》刻石系原刻石,因此弥足珍贵。

  历史遗物、遗迹成为人们追溯的重要依据。殷墟是河南文博考古界的“顶流”,河南博物院中的妇好鸮尊因此格外值得关注。“妇好”是商王武丁的配偶,也是一名著名的女将军,“鸮”是古人对猫头鹰一类鸟的统称,“尊”是商周时期的青铜酒器,虽然“鸮”的形象看起来有点萌,但在商代,它被赋予了智慧、勇猛、威严的意义,被视为“战神”的象征。济南的大辛庄遗址也曾出土铜盉、铜鼎、甲骨卜辞等重要文物,这里也被考古学家认为是商王朝经略东方的政治军事中心。

  济南与郑州,山东与河南,齐鲁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交往由来已久。如今济郑高铁全线贯通运营,则将这种交往带入一个新的时代,经济的发展必然更加蓬勃,文化的交流必然更加紧密,人与人的互动必然更加频繁。一条高铁线将要带动起一条经济带、一条文化带的未来,人们穿梭其中,创造繁荣,享受繁荣。(新黄河记者江丹整理)